我的外公是林明勇/拿難達道牧師

口述:拿難達道/◎整理:娜芷莫那

  二二八,今天最令我震撼的消息,是新聞報導所播的「遲了六十年,太魯閣族林明勇終獲平反」。天哪!原來我的外公在當年是這麼死的?


  是!新聞報導所說的那個林明勇,就是我外公!

  打從我有記憶以來,只要提起外公,已過世的外婆和父母親在生前總是淡淡的說:外公是自殺死的。長大之後,父親帶我上山,指著眼前一塊平台,說外公上吊自殺地點就是這裡。我納悶著這個平台並沒有大樹,只是一片野香蕉園,一個人即使上吊自殺,總會選棵大樹吧?但是大樹距離平台有將近一百公尺遠,說是吊死,未免太過牽強。

  父親說,後來已成一堆白骨的外公,是被上山打獵的獵人發現的。而怎麼確認就是外公?是外婆和阿姨憑著外公那顆鑲著金牙的牙齒。


  漫長數十年,我也總是相信外公的確是上山自殺而死。雖然對於外公做為第一任官派秀林鄉鄉長身分,怎麼會落到上吊自殺這般情境感到不解。


  當年國民黨退到台灣,外公舉雙手歡迎,遂從小我一直認為外公是死忠國民黨的。當了傳道人,當了牧師,那麼多年了,參加這麼多場的二二八紀念追思禮拜,我得承認我是以贖罪和尋求寬恕的心情參加紀念會,因為自認當初竭誠歡迎國民黨進到台灣的外公,等於是二二八事件間接的幫兇。所以,每逢清明節,我沒有辦法釋懷的以外公子孫的心情面對,遂掃墓時總是會略過外公的墳墓。


  可是,今天的新聞重重的震撼了我!二二八檔案叛逆名冊裡,外公是以「率番人準備殺人」為罪名,名列清鄉整肅名單之一。那時官方說法,外公死因為自殺。然而二二八檔案紀錄的真相卻是:槍殺!看到新聞的那一刻,我的心好像被什麼重重敲擊,好痛啊!然後,一向不讓眼淚輕彈的我,淚水不知不覺滑落......。


  我有好多疑問:外公是官派鄉長,按常理應是以官為重,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巨大轉變,而被列在二二八叛逆名冊裡?「率番人準備殺人」是屬實,外公的「起義」動機是什麼呢?


  說遺憾、懊悔、悲傷,還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。原來我的外公在當年離開得這麼悲慘?


而我,竟然誤解外公這麼多這麼多年!原來每一年參加二二八紀念追思禮拜,也是在追思紀念我的外公?但是為什麼我的外婆、母親、阿姨從來都沒說?想想,應該是那個陰影和悲傷太大,所以都絕口不提。


  哦不!現在想想,其實是有跡可循的。以前我的母親常叮嚀我不要穿同一件衣服出門,當了傳道人後,每逢二二八總會參加紀念活動,母親總是非常緊張,不是叫我不要參加,就是直問我去參加幹嘛?會被盯上的.......。原來是這樣!


  對於外公,我不斷尋求真相,當這個真相的背後是帶著數十年來的遺憾和傷痕,最後是帶著永遠也無法伸出的親情擁抱心意,真相來得太遲,也太殘忍!


  舅舅林國樑牧師以二二八受難遺族身分,今天北上參加二二八事件中樞紀念儀式。


我想著:我的外公林明勇,應該是真相之下的冰山一角吧?我們的政府究竟隱瞞多少事實?


相信當年被清鄉整肅的原住民,應不只是我的外公。

  啊!今年的二二八,是我最沉重最百感交集,心情最錯綜複雜的一次。

  對不起!外公!我竟然誤會了您那麼久。此刻我要說:我以作為您的孫子為榮!


您當年背負的叛逆罪名,是為族人為保護家園土地而承受的啊!深深的打從心底為您感到驕傲。


  當年躺著您的遺體的那塊地,後來我種下好幾棵梧桐樹,梧桐樹經過歲月洗禮,現在應該長成巨樹了。

  很難把心裡的話一下子說清楚,只先說:外公,安息吧!請安息!


※後註:《自由時報》「遲了六十年,太魯閣族林明勇終獲平反」
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2/new/feb/28/today-fo1-2.htm

遲了60年 太魯閣族林明勇終獲平反

〔記者花孟璟、王寓中/綜合報導〕花蓮地區的二二八受難者當中,客家人張七郎、福佬人許錫謙已獲得政府平反,然而終戰後,花蓮秀林鄉第一位官派鄉長太魯閣族的林明勇,也在蔣介石的清鄉政策下,被警察到家裡抓人、在山中遭槍殺,家人找到時只剩一具白骨,林明勇之子林國樑今天將到台北二二八紀念公園,出席二二八事件中樞紀念儀式,由總統馬英九頒發「二二八受難者回復名譽證書」。


今由馬頒受難者回復名譽證書

林明勇子:好像要跟父親見面

六十五歲的林國樑為牧師,是花蓮秀林鄉「原住民少年兒童之家」創辦人。林國樑說,他現在心情「既高興又難過」,要上台北接受回復名譽證書,他感覺「好像要跟父親見面一樣!」


他說,他等這一刻等了六十年,政府從未給他任何消息,他一直記得五歲那年的某天,突然很多人到家中把父親強行帶走,他跟著跑了出去,只見帶走父親的那輛吉普車前後印有國民黨徽,而母親趕忙把他拉回家,從此失去父親音訊。

林明勇為太魯閣族世襲頭目,日治時代還當過村長,之後獲派秀林鄉第一任官派鄉長,並於二二八事件後任花蓮縣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五名委員之一,然也在蔣介石清鄉整肅下被警察帶到山上槍殺,對林家留下巨大悲愴及陰影,林國樑的母親多年前過世時,即要求子女把父親照片全部燒掉。


事發兩年後,當地警方在秀林鄉山區發現白骨,通知林妻前往指認,才為林明勇立墓。林國樑說,自己一直不能確定「是不是政府害死父親」,很感謝台灣東社副社長吳建銘協助,帶他到國家檔案局調閱二二八檔案,為父親澄清了名譽。

吳建銘說,平反的關鍵在於二二八檔案解密,去年夏天他和林國樑到台北國家檔案局申請調閱原始文件,看到「二二八台民台東區花蓮區叛逆名冊」上,林明勇的名字上被畫了「X」,附註「率番人準備殺人」。


吳建銘表示,從國家檔案的叛逆名冊中發現林明勇的名字之後,總算有平反的根據,去年向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提出回覆名譽申請獲准,馬總統今將在二二八事件六十五週年紀念儀式中頒發回復名譽證書,由林國樑代表父親接受。


二二八事件六十五週年中樞紀念儀式,今天下午將在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紀念碑前廣場舉行。馬總統將把二二八受難者的私人文書,返還給郭老富、劉萬山、蔡鐵城、湯守仁等四個受難者家庭,其中郭老富、劉萬山、蔡鐵城三位受難者留下的是生前最後的「遺書」。

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質疑教科書稱二二八受難者逾萬人不正確,引發爭議,馬總統上週五應邀參加「二二八事件司法人員受難者紀念特展」致詞時,指稱「焦點不在受難人數」等談話,也引發外界責難。


外界關切馬是否再度提到引發爭議的二二八受難人數,總統府昨不願透露馬今天致詞內容;據了解,馬仍將重申馬政府處理二二八還原歷史、記取教訓、撫平傷痛、預防重演的原則,同時代表政府對二二八受難者及家屬道歉的基本立場。
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4558